返回>>

夏季音乐节丨10天排演16首曲子,这支学生乐队做到了

07/18/2017

排练中的MISA学生节日乐队


每天一大早,在福州路的黄浦区青少年活动中心门口,你陆陆续续能看到许多娇小的身板。顶着魔都炎炎的烈日,他们背着比自己身体还大的乐器匆匆赶往排练教室,十天里,每天都在这里排练六七个小时。
这些娇小的身板,来自MISA学生节日乐队。每年的夏季音乐节(MISA),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音乐家轮番登台,也有上海学生交响乐团、上海学生合唱团、上海学生民族乐团等学生乐团一一亮相。去年诞生的MISA学生节日乐队,给更多非音乐专业的普通孩子提供了一个舞台。
今年3月,学生节日乐队开始招募,吸引了200多个孩子报名。经过上海交响乐团各声部首席的严苛选拔,69人脱颖而出,最小的只有8岁。从7月5日第一次排练,到7月14日晚登台上交音乐厅,他们用10天时间排演了16首难度不一的中西曲目,完成了一个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7月14日,MISA学生活动日专场。摄影 顾时军


小乐手打石膏上阵

现年15岁的谈今,带着一份好奇心进入了学生节日乐队。去年,她参加了MISA的“小作曲家工作坊”,有着作曲家身份的她,比从前更能理解指挥所说的乐句的感觉、旋律的起伏和走向。
参加小作曲家工作坊和学生节日乐队,对谈今来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紧张感。前者要求她在七天内创作出一首作品,更多是一种时间上的紧张感。后者则对团队合作提出了高要求,比如,约翰·斯特劳斯的《蝙蝠序曲》有一大段双簧管solo,吹不好就会拖累整个乐队,因而回到家里,谈今总是拼了命地练习双簧管。
杨嘉怡才12岁,却已经是学生节日乐队里的“元老”。去年第一次参加时,她还是躲在边缘的“菜鸟”,如今已坐到了第一小提琴声部,虽然难度更大,但吸收能力也更强了。她甚至还能给新来的小朋友建议,“不要纠结于一个音,要争取处理好下一个音。”

打石膏仍坚持演出的长号马懿飞


14岁的长号手马懿飞更有趣。排练开始前一周,马懿飞因为打篮球导致左手粉碎性骨折。然而,石膏并没有影响他排练的热情。他按时参加了每一场排练,即便不能吹也要到场观摩。虽然绑着石膏的手在乐队里很显眼,甚至有些滑稽,但他为演出付出的努力,最终得到了指挥和辅导老师的认可。
“我的伤妨碍不大,医生说我很年轻,恢复快,吹奏不影响,但有时候会比较累。”马懿飞笑说,经过乐队训练,他对以后如何练习长号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比如说控制我的强弱。我会知道一首曲子的重点,一首曲子的快乐句基本功不好就练不下来。在乐队,我更加了解了自己的薄弱项目。”

7月14日,MISA学生活动日专场。摄影 顾时军


合作意识有待加
不管是年龄还是演奏水平,学生节日乐队都参差不齐,也因此,MISA为乐队配备了一个包括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木管、铜管声部在内的辅导老师,为他们进行专项指导。
每天上午,乐队都会分声部练习,下午则是合排。排练第一天,一提声部的辅导老师王希立就反映,《蝙蝠序曲》难度极高,对小朋友来说几乎是一个难以完成的挑战。面对挑战,学生们反而越挫越勇。王希立带着他们一句一句地练,由陌生初见,到默契配合,从音准偏差,到弓法归一,战果明显,指挥Alex亦对一提声部的进步表示了惊讶。

一提声部辅导老师王希立


学生们虽然是业余出身,但木管声部辅导老师张欣对他们的首个要求,是乐队不能当业余,而要用专业的态度去做,“我告诉学生不要自满,要谦虚、谨慎,因为大家要相互合作。除了乐器上的合作,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合作。”


另外他强调,学乐器不要局限于考级,不要带着任务去练习,更重要的是参加一个高水平的乐团,在其中得到锻炼,“现在许多孩子学音乐只是为了考级、比赛、展示自己的能力。但在这样一个乐队里,他们能学会与人沟通合作,与人分享音乐的快乐。”


铜管声部辅导老师张华明则观察说,乐队里的每个学生都很出色,但缺少一种合作意识,“大家走到一块后往往不知道干什么,而是关注自己。这是一个共同的问题。通过十天的排练和演出,他们感受到了团队以及合作的快乐。”


经过十天训练,7月14日晚,学生节日乐队终于站到了观众面前。在此之前,导师们花了不少时间和学生沟通,教他们如何疏导和放松心境。演出前,张欣还是忍不住给学生打了电话,问“你做好准备了吗?”在这样一个专业舞台演出,除了激情澎湃的情绪,还要有一颗冷静的心。


“他们需要很多准备,不只是乐器,还有心理的准备。职业音乐家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演出一场接一场,怎么抗压,对孩子来说很重要。经历了紧张,对他们日后成长是有帮助的。这是一辈子忘不了的财富。”张欣说。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