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琉森,向中国交响乐领路人致敬

08/19/2017

当地时间819日,瑞士琉森。顾不上一路长途跋涉的辛劳和时差所带来的倦意,上海交响乐团一行112人在抵达瑞士翌日便从苏黎世驱车赶往60公里外的琉森文化和会议中心(KKL),投入紧张的排练日程。

 



事实上,为在琉森音乐节呈现出中国乐团首秀的最佳状态,上海交响乐团不仅特意将不久前的MISA闭幕音乐会定为本次欧巡的预演,更是顶着上海连日的酷暑高温,先后开启了2轮的密集训练。这场与音乐总监余隆在瑞士汇合后的首度排练,成了征战琉森前夕的最后冲刺。

 



然而就在出发前几日,驻团作曲家朱践耳先生的突然辞世,令全团震惊不已。当时正在欧洲准备此次巡演的音乐总监余隆提议,全体上交人在今天的正式排练前,集体为朱老静默致哀,寄托哀思。

 



余隆说:朱践耳先生从1975年开始就进入上海交响乐团担任驻团作曲家,为上交创作了大量作品,大部分也都是由上交首演的。他是我们最尊敬的前辈之一,为中国交响乐作出了伟大的贡献。我们要传承朱先生的音乐精神,延续他的音乐梦想,让中国交响乐事业薪火相传,把中国交响乐带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他回忆到自己2009年接过上海交响乐团的帅印时,上任仪式刚一结束,就直奔朱老位于瑞金二路的家,第一个拜访先生。当时朱践耳对上交建设的叮咛,尤在余隆的耳畔回响,并时刻提醒着他先生的期望:继承上海交响乐团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脉,带领乐团登上新的高度。

 



其实,朱践耳先生与瑞士间也有着一段渊源。当时在上海交响乐团档案室工作的温潭还记得那是1990年的夏天,乐团收到一封作品征集信,瑞士玛丽·何赛皇后国际作曲比赛广邀全球作曲家参赛。温潭看了征集要求:1个器乐独奏、22人编制小乐队协奏,那时候朱老已经创作了不少大型管弦乐作品了。温潭因为常为朱老翻译作品资料而彼此熟识,他对朱老说,你应该去参加这个比赛。

 



之后,他们就再没说起过关于参赛的事情。但不出三个月,朱老完成了一首为竹笛与22件弦乐器而作的室内交响曲,请来笛子演奏家俞逊发担任独奏,还找了一班乐手录好音,连同总谱和分谱一起寄去了日内瓦。当年12月捷报传来,这部作品一举在比赛中夺得唯一大奖。这次获奖完全是个偶然,但也可以说是一个必然。细想当年往事,温老思绪万千,那时候,中国的演奏家们在国际上屡获大奖,但作曲家以交响曲拿大奖的却不多见。

 



今天,全体上交人以倾注情感的饱满姿态备战明晚的琉森首秀,是向朱老这位中国交响乐领路人的最好致敬,也不负先生近半个世纪来对于上交的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