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纪念 | 阳光和雨露,送别朱践耳先生

08/22/2017



8月21日下午三点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遗体捐献接受站,亲朋好友、同事与乐迷向著名音乐家朱践耳遗体告别。小小的告别厅和狭窄的走道挤满前来送别的人,没有领导讲话、没有家属致辞,一切从简。朱践耳先生遗体被党旗覆盖,他的夫人舒群在最后时刻手抚棺木,喃喃低语,“这是我们十多年前就讲好的,都献给医学。不要牵挂,不要牵挂,践耳,天堂见。”


天若有情天亦老,21日中午上海突降暴雨,直到两点半,天空逐渐放晴。临近三点,朱践耳先生遗体在舒群及家属相伴下,抵达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遗体捐献接受站,上海交响乐团工作人员随行左右。告别厅里回荡的不是哀乐,而是一首唱着“奉献让我们永远快乐”的歌。朱践耳先生遗体两旁电子屏打着“爱心与天地共存,精神与日月同辉”。



遵照朱践耳先生遗愿,他身后家中不设灵堂、不召开追悼会以及任何形式的追思纪念活动。他生前还特别交代,不收花篮、不发生平,一切从简。就连遗体捐献,舒群也希望不要对外公开,只是个别亲朋好友前来送朱践耳最后一程就好。朱老生前最重乐迷心声,常与他们座谈畅聊,几十年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朱老身后的低调,更是赢得了乐迷的尊重。上海交响乐爱好者协会特别送来挽联,“践志圆梦十大交响立丰碑,耳贯民族九州雅韵言心声”。



上海交响乐团党支部书记王万春介绍:早在2000年,朱老就请团里的同事协助,完成了遗体捐献文件的签署。老人对待生命的通达,感动了团里每一个人。“今天各界人士冒着这么大的雨前来送别朱老,这份心意是对朱老最简单却厚重的致敬。


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威说:“感谢朱践耳为中国的医学事业做出的无私奉献。”前来送别的上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郭强辉说:“朱老一向低调谦和,但他的音乐却是气势磅礴的。就好像现在,在这样一个简朴的地方,做出这样无私的捐献。”


 


自朱践耳先生逝世以来,上海交响乐团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悼念电话及信函。中央及上海市各级领导、音乐界人士都对朱践耳先生的逝世致以深切哀悼,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乐迷哀思更是显示朱践耳先生及其作品深厚的群众基础。


北京时间21日凌晨,上海交响乐团在音乐总监余隆的率领下登台瑞士琉森音乐节,乐手们均因无法为驻团作曲家朱践耳先生送别而深感遗憾。此前一天,在抵达琉森的首次排练开始之前,乐团全体起立默哀,向这位中国交响乐的领路人致意,向这位平易近人的前辈、同事道别。


今年10月21日,上海交响乐团将复排朱践耳先生的《天地人和》,以致敬他对音乐的执着与创新,继续开拓中国交响乐的未来之路。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