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海交响乐团欧巡圆满收官,《梁祝》旋律在易北河畔回响

08/30/2017

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余隆执棒上交,携手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文格洛夫,用《梁祝》征服全场。
 

当地时间8月27日晚,上海交响乐团欧洲巡演最后一站登陆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联袂著名小提琴演奏家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奏响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能容纳2000多位观众的易北爱乐音乐厅座无虚席,音乐厅还首次启用户外大屏对音乐会进行直播,吸引了数千名市民和游客挤在广场上观看。《梁祝》动人的旋律久久在易北河畔回响。就此,上海交响乐团横跨瑞士、奥地利、德国三国四地的欧洲巡演圆满收官。

 

易北爱乐音乐厅首次在户外广场大屏直播音乐会。

 

音乐将两座城市相连

汉堡的血液里流淌着音乐。勃拉姆斯、门德尔松在这里出生,泰勒曼、亨德尔、巴赫、马勒都曾在这座城市留下美好的音乐记忆。

 

 

从1986年起,德国汉堡与上海结成了友好城市,上海交响乐团和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之间已有近十年的深厚友谊。2015年,上海交响乐团和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时称北德广播交响乐团)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就互访演出、音乐演奏人才培养携手共进。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和易北爱乐音乐厅都出自建筑声学大师丰田泰久之手。两个音乐厅建造期间,相互间频繁取经。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放后不久,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就曾造访。如今,赶在易北爱乐音乐厅开幕的首个音乐季,轮到上海交响乐团前来赴约。

 

建造近10年,耗资近8亿欧元的易北爱乐音乐厅每天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建设近10年、耗资近8亿欧元的易北爱乐音乐厅可谓目前全球最炙手可热的音乐厅之一。音乐厅在海港城一座旧仓库的基础上搭建起来,古老的仓库底座上,玻璃幕墙包裹的空间如同一座悬浮的冰山。今年1月开放以来,这里每天都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前来观光。全世界的一线乐团都希望到此一试身手,演出档期已经排到2020年。

 

当晚,《梁祝》如泣如诉的旋律让现场观众为之动容。作为上海交响乐团的老朋友,俄罗斯小提琴演奏家文格洛夫早已将《梁祝》纳入自己的常演曲库。演出前,文格洛夫说:“我非常喜欢这部作品,我努力传递出作品的中国风格,也表达自己的独特感受。”汉堡当地观众霍克先生听完《梁祝》说:“我在大约30年前去过中国,《梁祝》充满中国风格的曲调将我年轻时的记忆全都带了回来。”

 

下半场,演完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五交响乐团》,观众掌声不断,一次次将余隆隆唤回指挥台。他说:“能在世界一流的音乐厅演出,我和上海交响乐团感到自豪。”随后一曲《良宵》返场,为易北爱乐音乐厅的“上交之夜”画上圆满的句号。

 

 

2019年开启全球巡演

在近十天的时间里,上海交响乐团先后亮相瑞士琉森音乐节、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和格拉芬内格音乐节三个著名音乐节,最后抵达汉堡音乐厅。在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看来,如果琉森音乐节是最重要的一场演出,易北新厅就是最难的一场演出。“琉森作为第一站,要克服时差和心理压力。而易北新厅,很难驾驭,考验着乐队在听觉上迅速适应和调整的能力。”

 

巡演路上,上海交响乐团所到之处都收获了观众的热情。在琉森,观众两次全体起立鼓掌;在汉堡,喝彩声持续不断。在蒂罗尔和格里芬内格,更有21位不远万里“追”来的中国乐迷,为上交加油助威。以翻译村上春树作品闻名的翻译家施小炜也是“乐迷团”的一员,他说:“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有他的乐迷俱乐部,在世界各地有他的演出,铁杆粉丝都会去看。中国交响乐的发展也要培养自己的铁杆乐迷。”专程从芝加哥飞来的朱毅说:“芝加哥交响乐团也很棒,但我还是更喜欢上交,从小是听着上交长大的。能在异国他乡听到上交的演出,我感到非常骄傲。”

 

在欧洲顶级音乐节的巡演,在带给乐团自信心和影响力的同时,也带来许多珍贵的经验。音乐节的运营、艺术品牌的推广、艺术氛围的营造方面,都有许多可资借鉴的和学习的地方。周平透露,2019年正值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届时上交将开展一场全球巡演,在全世界展现中国乐团的风采。“中国乐团走出去其实是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一步步走进主流城市、主流场馆、主流音乐节。上海交响乐团作为 ‘探路者’,走得很辛苦,但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中国文化走出去,必须先要走进观众的内心,彼此感受文化上的共震,才能激起世界的回响。”

 

数千人挤在广场上观看上海交响乐团音乐会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