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止会吹拉弹拨“交响梦之队”足球场上也很有劲

11/20/2017

新民晚报 记者 朱渊




当音乐家们放下乐器、穿起球衣,将“秀场”从舞台挪至绿茵场时,会是怎样一番景象?昨晚8:00,来自中德两国的音乐家和文艺工作者组成的两支“交响梦之队”在上海源深体育中心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足球赛。


虽说是增进情感、促进交流的联谊赛,但双方在排兵布阵及战术战略上都相当认真地做了一番准备。中国队由上海交响乐团领衔,集结了上海大剧院、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两家文艺机构的“金靴”,称得上是代表上海文艺圈踢球的最强实力。而德国队不仅派出了以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为首的超级阵容,时逢柏林爱乐在东方艺术中心演出,柏林爱乐的明星球员也来为德国小伙伴加油助阵,两支乐团还在临行前邮件沟通究竟带谁家球衣,最终他们决定都穿柏林爱乐的专属球衣。

  

他们不止会吹拉弹拨

  

在德国,交响乐团之间举行类似的足球联谊赛是一项由来已久的传统,甚至每年都会定期举行联赛,还曾有人开玩笑称德国乐手是世界上“交响乐团里最会踢球的,踢球的人里最会演奏的”。而酷爱足球运动的德国乐手也将这项传统带到了世界各地,近期在日本巡演的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管弦乐团就与NHK交响乐团踢了场球赛。

  

而早在10年前,北德广播交响乐团(现为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曾与上海交响乐团有过一次绿茵场上的交锋,这是德国乐团第一次在中国踢客场。如今,随着两支乐团在联合演出、交流互访、乐队学院等诸多领域合作的不断深入,“兄弟连”的关系也早已超出了音乐层面。今年夏天,上海交响乐团进行为期12天的欧洲巡演,最后一站抵达汉堡,易北爱乐再次向上交发出球赛邀请,无奈时间有限,双方乐手最后没能“过把瘾”。

  



虽说两支球队队员本职都是交响演奏家,但球场上的场面依然十分激烈。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足球队原就是德丙联赛注册球队,在德国文艺界屡创佳绩。而上海交响乐团足球队亦是上海文艺界的一支劲旅,曾在1996年的文广局足球比赛中夺得冠军。足球队领队、上交副团长周京华更是“专业出身”,连续多年担任上海申花足球队领队。由他亲授实战经验,上交的乐手们亦是摩拳擦掌,平日里阳春白雪的音乐青年们,运动细胞被瞬间点燃。11人制的球赛,报名人数多达36人,占到乐团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正所谓“能文能武才是真正的好乐手”。

  




值得一提的是,为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中方球队赛前特别前往申花康桥基地训练,以期能以最佳状态投入这场“交响梦之队——中德足球联谊赛”。比赛现场,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也化身球迷在场边摇旗呐喊,她表示:“从舞台上的交流到赛场上的比拼,实则都是增进乐团情感,乐手切磋的绝佳途径。”而作为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演出主办方,上海大剧院的总经理张笑丁也表示:“这样的友谊赛能让乐手们更快适应环境,融入上海这座城市,也能让他们更投入地演绎,呈现最完美的演出。”

  

球赛中踢出兄弟情

  

演奏家尤其是提琴演奏家们的双手是特别需要保护的,足球是对抗性运动,推撞间难免有碰擦或受伤,为什么还是会让乐手坚持踢足球?对此,执掌柏林爱乐现任主席安德雷娅·齐茨曼表示:“虽然我执掌柏林爱乐帅印并没多久,但也知道踢球是德国乐团普遍的传统,我们的乐手中许多都是足球爱好者,运动是热爱生活的表现。不会因为怕受伤就不做喜欢的事。”在她看来,踢一场球是最快能够拉近两支交响乐团距离的方法,更有助于情感的交流,让彼此快速熟悉起来。

  

在这场比赛中担任前锋的是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小号手福克斯·赫尔穆特和斯万·巴恩科特,他们告诉记者:“只要乐团在德国,我们每周都会有一次足球集训,踢球是生活的一部分。”尽管音乐本身同样可以促进情感交流和文化互融,可在福克斯·赫尔穆特看来,踢球则让情感沟通更直接:“交响乐是合作的艺术,但每个乐手也会希望自己的乐器能够尽可能在其中有所表现,这和踢球要打配合略有不同。”而在一旁等待的斯万·巴恩科特早就跃跃欲试:“这是我们第一次和中国乐手踢球,听说他们中也有不少高手,我很期待这场球赛。”

  



在德累斯顿,不仅男乐手踢球,女乐手心血来潮也会加盟。更多时候,她们则会在场边充当啦啦队,为伙伴们加油鼓劲。看似是普通的足球赛,可这样共同拼搏,却让乐团亲如一家。斯万·巴恩科特感慨:“踢足球不但让我们乐团乐手间更加亲密,也让我在兄弟乐团交到很多好朋友。现在我们巡演到哪里,就会将友谊的球踢到哪里,所以到哪儿都有好朋友。”



  

作为亚洲历史最为悠久的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几乎是中国乐团在国际上的“代名词”,近几年在世界乐坛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据悉,这场中德足球联谊赛是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率先向上海交响乐团发出“英雄帖”,在“吴氏策划”的精心安排下,球赛从最初两支乐团间的比赛向两国音乐家的大联谊拓展,成为上海国际艺术节中一场特别的“节中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