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伯恩斯坦诞辰百年,全世界都在纪念他

01/19/201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8年是美国作曲家、指挥家莱纳德·伯恩斯坦诞辰一百周年,全世界都在纪念这位伟大的音乐家。伯恩斯坦曾经执掌的纽约爱乐乐团自去年10月便推出了“伯恩斯坦百年诞辰音乐节”,伦敦交响乐团由伯恩斯坦的学生马林·阿尔索普与另外两位指挥接力献演六场音乐会,维也纳爱乐乐团则将于下个月揭幕“伯恩斯坦纪念长廊”。索尼唱片和DG唱片都将发行重量级的伯恩斯坦纪念唱片集,有关伯恩斯坦的不少回忆录也将被陆续出版……这些还只是全球纪念活动的冰山一角。

 

上海交响乐团即将开启三场“伯恩斯坦百年”纪念系列音乐会,集结中外著名指挥家、演奏家、歌唱家共同致敬这位音乐巨人。1月20日,首场音乐会演奏的全部作品都来自伯恩斯坦,驻团指挥家张洁敏执棒上交,演绎伯恩斯坦《老实人》序曲、《进城记》中的三个舞段,还有《第一交响曲》“耶利米”以及《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第二场和第三场纪念音乐会将分别在4月和6月举行。

 

1965年,修改后的“焦虑的年代”由他首演

菲利普·昂特勒蒙的乐谱,伯恩斯坦《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

 

女中音歌唱家朱慧玲将在《第一交响曲》“耶利米”中献唱,而《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则请来了钢琴家菲利普·昂特勒蒙,这位法国钢琴家可谓这部作品的演绎权威。伯恩斯坦在1947年创作出了《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但始终不满意,上个世纪60年代进行了修改。1965年修改后完成首演和录音的钢琴家正是菲利普·昂特勒蒙。“焦虑的年代”灵感来自诗人W.H.奥登的同名长诗,诗歌发表于1946年,讲述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时,四位主人公在一个失去价值的世界里寻找意义的故事,呈现战后一代的焦虑与迷惘。

 

“他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他可以同时是一个钢琴家、指挥家和作曲家,而且样样都能做到最好。”今年83岁的菲利普·昂特勒蒙说。1943年,25岁的伯恩斯坦就被任命为当时纽约爱乐音乐总监阿尔图·罗津斯基的助理指挥,为指挥家布鲁诺·瓦尔特的一次救场让他一战成名。1958年,伯恩斯坦成为纽约爱乐音乐总监。1969年卸任后,升任为乐团的桂冠指挥。纽约爱乐如今的乐坛地位,与伯恩斯坦的勤奋工作密不可分。

 

菲利普·昂特勒蒙17岁就在伊丽莎白女王国际音乐比赛获奖,次年就登上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从此开启职业钢琴家的道路。因为和伯恩斯坦都签约了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二人得以展开一系列合作。昂特勒蒙曾与伯恩斯坦指挥的纽约爱乐乐团共同录制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等作品。

 

当年与伯恩斯坦指挥的纽约爱乐共同首演“焦虑的年代”的经历,让昂特勒蒙记忆犹新:“排练前一天伯恩斯坦才完成修改,新的版本结尾进行了改动。原来的结尾很仓促,让整部作品的结构不太平衡。新的结尾成就了这部作品,我非常喜欢。这部作品灵感来自奥登的诗歌,但音乐本身的力量超越了诗作。就像勋伯格的《升华之夜》和拉威尔的《夜之幽灵》一样,都超越了给予他们启发的文本。”

 

杨洋、黄蒙拉、梵志登接力致敬伯恩斯坦

 

许多人认为,伯恩斯坦首先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家,其次才是一位作曲家。但在昂特勒蒙看来,伯恩斯坦绝对是一个伟大的作曲家。伯恩斯坦的创作涵盖了管弦乐、合唱和室内乐等丰富的体裁。他继承了格什温开创的道路,将艺术歌曲、爵士乐和市井语言融入到作品中。他一只脚踩在古典音乐领域中,另一只脚踏足流行音乐,轻松驾驭不同的音乐风格。

伯恩斯坦指挥纽约爱乐携手菲利普·昂特勒蒙录制的《第二交响曲》“焦虑的时代”

 

“伯恩斯坦的严肃作品非常出色,是美国学派的典范,同时他还能写出广受大众喜爱的音乐剧。我要说,他的《西区故事》是迄今为止最好的音乐剧,没有之一。” 昂特勒蒙说。《西区故事》这部首演于1957年的百老汇经典,60年来几经复排,斩获了包括奥利弗奖与托尼奖在内的7项大奖,并拿到了超过21项提名。去年年底,《西区故事》刚在上海文化广场连演了16场, 伯恩斯坦对歌剧、爵士、拉丁音乐的融合,至今仍令观众兴奋。

 

今年上交“伯恩斯坦百年”纪念系列的第二场将在4月1日举行,乐团将在杨洋的指挥下演绎伯恩斯坦的《小夜曲》《嬉游曲》和《奇切斯特诗篇》。《小夜曲》是一首为小提琴、竖琴、打击乐和弦乐队而作的曲目,小提琴家黄蒙拉将担纲独奏。《奇切斯特诗篇》是1965年奇切斯特大教堂向伯恩斯坦委约的作品,为童声男高音、合唱团与乐队而作。上海交响乐团邀请了Echo合唱团,以及声线纯净优美的童声男高音刘珅。

 

6月3日,上海交响乐团“伯恩斯坦百年”纪念系列的最后一场,将由伯恩斯坦的学生、纽约爱乐现任音乐总监梵志登执棒演出马勒《D大调第九交响曲》。为什么选择马勒的作品呢?伯恩斯坦留下了许多被奉为经典的录音,包括贝多芬、莫扎特、舒曼等,但最为人称道的还是马勒。马勒作品的价值曾一度被掩埋,在上世纪中叶“马勒的复兴”中,伯恩斯坦走在了最前面。

 

1967年,伯恩斯坦与纽约爱乐合作录制发行首套马勒交响曲全集时,他曾亲自撰文《马勒,他的时代已然来临》,向人们阐述马勒和他的音乐。后来,他又与维也纳爱乐、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再次录制了马勒全集。伯恩斯坦充满激情和幻想的演绎,被认为是难以超越的马勒录音。

 菲利普·昂特勒蒙与上交排练中

 

他致力于青年的培养和古典音乐的普及

 

在指挥家和作曲家的身份之外,伯恩斯坦还是一个音乐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他从未间断过对青年人才的提携和对古典音乐的推广。他不仅在哈佛大学传道授业,还在四处举办古典音乐普及讲座。他学识渊博、口才了得,其深入浅出又不乏幽默的讲述让许多人认识了古典音乐。

 

“青年音乐会”是纽约爱乐创立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青少年普及音乐会品牌,在伯恩斯坦担任乐团总监后,“青年音乐会”被推上了新的高度。他先后指挥了53场青年音乐会,将古典音乐的欣赏入门知识通过日益普及的电视机带入寻常百姓家。卸任乐团音乐总监后,伯恩斯坦仍旧以桂冠指挥的身份领导着“青年音乐会”,直到1972年。

 

今年,纽约爱乐将举办“青年音乐会”系列展映,哈佛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的学生们将访问当时还是孩子的听众,研究伯恩斯坦和“青年音乐会”给他们带来的影响。过去三年的上海夏季音乐节上,上海交响乐团也将纽约爱乐的“青年音乐会”引入了上海,边演出边讲解的模式成功吸引了不少小观众走进音乐厅。今年夏天,“青年音乐会”也将继续来到上海夏季音乐节。

 

近年来,随着上海交响乐团国际化和职业化水平的提高,上海交响乐团也逐渐树立起自己的艺术教育品牌,普及古典音乐,与纽约爱乐共同成立上海乐队学院则致力于青年人才的培养。

 

如今,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发展态势让菲利普·昂特勒蒙也羡慕不已。他说:“我在上世纪70年代就曾随维也纳室内乐团来到中国,这些年我见证了中国的发展和古典音乐在中国的普及。中国有越来越出色的乐团,有许多才华横溢的音乐家,古典音乐的未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