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洁敏:指挥家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好坏之别

01/29/201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曾经被男性占据的指挥台上,如今有了越来越多女性指挥家的身影。



1月27日晚,指挥家张洁敏为音乐总监余隆救场,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绎难度颇高的巴托克作品《神奇的满大人》。连日奔忙的余隆因为肩周炎抬不起右臂,不得不遗憾地取消演出,成为台下的观众。临阵换帅,张洁敏迅速进入角色,分寸丝毫不乱。去年4月,张洁敏就曾为因病无法成行的波兰作曲家、指挥家潘德列斯基救场,指挥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六交响曲》。作为一位女性指挥家,她在指挥台上的利落和洒脱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从伯恩斯坦到巴托克,时刻迎接挑战

 

上周,张洁敏刚刚执棒上交,带来了一整场伯恩斯坦经典剧目,其中包括与83岁的法国钢琴家菲利普·昂特勒蒙合作的伯恩斯坦《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为上交纪念伯恩斯坦百年诞辰系列音乐会打头阵。张洁敏坦言,伯恩斯坦对她和上交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伯恩斯坦的作品跨越了古典和现代的界限,融入了许多爵士乐元素,节奏独特而复杂。虽然小号、长号等声部平时比较多机会演绎爵士乐,但对于整个乐团来说,还是缺乏相关训练,因此难度不小。

 

而此次救场巴托克《神奇的满大人》,也相当考验指挥家的控制力。《神奇的满大人》这部作品,节奏复杂,音乐色彩丰富,在中国较少上演。指挥歌剧出身的张洁敏很喜欢《神奇的满大人》这部作品,因为这部作品原本是一部芭蕾舞剧,和歌剧一样有人物、有故事,不同的声部被赋予了不同人物的个性和色彩。比如,长号是满大人,因为这个角色的身份是一位清朝官员,巴托克也用音乐为他注入了来自东方的异域色彩。

 

作为上海交响乐团的驻团指挥家,张洁敏需要指挥乐团在日常的训练中提升整体实力,要帮助音乐总监和重要的客席指挥家为音乐会做准备,事先熟悉曲目,掌握音准和节奏。张洁敏说,自己其实有点像在“做清洁”,要把一切都打理干净,将乐团调整到最好的状态,时刻准备好迎接挑战。

 

庞大的交响乐团,日常排练看上去是一件辛苦又枯燥的事,张洁敏却乐在其中。“其实排练非常有意思,对指挥来说,排练是最要紧的,甚至超过现场演出。一个指挥家排练的技巧和方法对一个乐团来说至关重要。在排练中,指挥家就像一个建筑师一样,需要用最短的时间、最好的方法去搭建作品。依靠丰富的经验和清晰的头脑,一个好的指挥家可以事半功倍地让乐团发出理想的声音。”张洁敏说。

 

指挥家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好坏之别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张洁敏在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习的时候,指挥台还是一个被男性垄断的世界,国内除了“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郑小瑛,就再难找出别的女指挥家了。张洁敏很幸运,起步之初便得到大师提点。上世纪90年代末,她曾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任祖宾·梅塔的助理指挥。1998年,她还作为祖宾·梅塔的助手参与了《图兰朵》在北京太庙的演出。2001年-2002年,张洁敏去了法国,成为著名指挥家米歇尔·普拉松的助理指挥。


太庙版《图兰朵》,张洁敏(左)担任祖宾·梅塔(中)助理,张艺谋(右)导演

 

在意大利,张洁敏的指挥事业迎来了更好的发展。2006年,余隆曾引荐她在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指挥了威尼斯狂欢节的闭幕音乐。音乐会一结束,新的演出合同就随之而来。在凤凰歌剧院,她指挥了全新制作的《图兰朵》,在拿波里圣·卡罗歌剧院,她指挥并录制了《乡村骑士》。在这两个老牌而保守的歌剧院,她打破陈规,成为了登台指挥歌剧的第一位中国指挥家、第一位女性指挥家。她的面孔被印在了当地报纸上。


威尼斯当地媒体报道,一位中国女指挥家在凤凰歌剧院指挥歌剧

 

曾经被男性占据的指挥台上,如今有了越来越多女性指挥家的身影。张洁敏说:“指挥家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好坏之别。唯一的差别可能在体力上,一场音乐会指挥下来,对体力要求非常高。每个乐章结束,你听到台上那个大叹气,就是我的,因为真的很累。不过也有体力非常好的女指挥家,郑小瑛老师就特别好,80几岁了还能上台。”

 

张洁敏很低调,登台从来不施粉黛,一身利落的黑西装,头发简简单单挽在脑后。她也不爱拍照,音乐会宣传照用来用去就那么一张,还是多年前朋友给她拍的。“我不太在意外表,毕竟更重要的是音乐。我更在意的是,我是不是在专注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不是在不断学习。”


在意大利卡塔尼亚歌剧院演出

 

虽然总是觉得有太多东西要学,但她并不着急。音乐会一结束就把一切都抛诸脑后,养狗养猫、种花种草、旅行、陪伴朋友和家人。她说:“一个指挥家要经历一段太漫长的历程。年轻的时候觉得好像什么都很容易,但我过了40岁,越发明白自己的局限。但你要学习的不仅仅是技巧,你的生活、你的阅历都会帮助你传递音乐。哪怕到了60岁、70岁,只要你打开你的心,总会有新的发现。 ”